首页 新闻 业界 财经 科技 汽车 房产 全国

国内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被网暴误伤的东北美容院老板:被威胁砸店 接300多个辱骂电话

2018-07-17 14:51 来源:环球资讯 人气:2082次
原标题:被网暴误伤的东北美容院老板:被威胁砸店 接300多个辱骂电话 现实版网络暴力测试,语言的杀伤力到底有多可怕? 文|杨磊 编辑|冯翊 李清芳坐在辽阳市中心的美容院里,室内弥漫着化妆品的香气。她盯着窗户,右手攥着拳头,手指发白。她想抓住敲打玻璃

  现实版网络暴力测试,语言的杀伤力到底有多可怕?

  文|杨磊 编辑|冯翊

  李清芳坐在辽阳市中心的美容院里,室内弥漫着化妆品的香气。她盯着窗户,右手攥着拳头,手指发白。她想抓住敲打玻璃的陌生人。

  一会儿,手机彩铃声响起,“又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电话那头说:“臭不要脸,扫码了吗,这么喜欢共享单车。”类似这样的谩骂已经持续7天,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停止。

  这些天,她觉得自己遭到了网络暴力,在此之前,她并不确切地知道这个词的意义。一切起源于那场发生在她美容院门前的争执。那天,美容院里着黑衣的女性顾客跑出来,阻止两名学生使用她之前骑过的共享单车,双方发生争吵。学生将吵架现场拍成视频传到网上,随即引起舆论哗然。网友觉得黑衣女子在“霸占”共享单车,就开始找她说理。令李清芳没想到的是,网友将黑衣女子指向了她,认定她有“霸占”行为。

  她被人肉,电话轰炸,被威胁上门殴打。一条条关于她霸占共享单车的报道也诞生了。她意外地“走红”了,却由此也深陷苦恼之中。她觉得害怕,精神紧张。

  重压之下,她决定找律师起诉相关人员和网站,“只希望这件事情尽快平息。”但骚扰电话仍在继续,黑衣女子和两名学生迄今没有现身。

  以下是李清芳的口述:

  

  7年前我从湖北嫁到辽阳,就做起了美容生意。市中心的这家美容院是我开的第二家,位于繁华地段。这座小城里的很多人都知道这家店,做美容的都是些回头客。为了回馈他们,我决定做免费美甲。视频里那个长发短裤的黑衣女子,就是来体验这项业务的新顾客。

  事情是这样的。7月10日上午10点左右,黑衣女子刚做完美甲,还没出门,就看到两个穿着辽阳二中字样校服的女学生扫了店铺门口共享单车的开锁二维码。

  她急忙冲出去说:“这是我从家里推出来的,你们不能骑。”

  两个女学生争辩:“凭什么不能骑,共享,共享,你瞎呀! ”

  “你才瞎呢!就不给你骑,爱咋咋地。”两伙人吵了起来。

  一位学生拿起手机开始录像,另一位继续与黑衣女子争吵。录制的视频被传到了网上,争吵画面的背景就是美容院,玻璃上有logo以及我的电话。双方吵的时候,店员去劝,说了两句不该说的话:“这台车本来就是人家(黑衣女子)骑过来的。”“你(黑衣女子)赶紧扫吧,扫完就能骑走。”

  这个店员其实很善良,比我大4岁,平时对任何人都特别客气,也很勤快。店里大活我干,打扫卫生、美甲这些活她一个人都干了,只是平时脑袋迷迷糊糊,社会经验不够,在不恰当的场合说了几句错误的话。

  视频中跟学生在争吵的黑衣女子。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11点,两帮人吵完架就走了,但视频在网上却开始疯狂地传播起来了。

  12点,我的电话突然响起,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刚刚接起就听到电话那头开始骂我,国骂!我莫名其妙,猜测店里出了事。挂了电话,又有人打电话,还是说共享单车,还是骂我。电话接连不断,一直响个不停。我急忙赶回美容院去了解情况。

  到了店铺,员工才把事情跟我讲清楚。

  两天半的时间内,我的手机上显示,大约有300多个陌生号码,他们把视频中争吵的黑衣女子当成了这家美容院的店主,也就是我,把店员当做为我出主意的人。

  最先打进谩骂、威胁电话的是外省的,不是辽阳本地的,我也没太放在心上。傍晚,电话开始显示辽阳本地的区号,有人问美容店地址,有人威胁说要砸了店面,还有人说要打我。

  我开始担心了,甚至害怕。

  “臭不要脸的,别给辽阳丢人了,你就那么喜欢共享单车!”电话刚接通便传来质问。

  “黑衣女子不是我。”我试图把误会解释清楚,我没有霸占共享单车。

  “你就编吧,洗白不来,哪天心情不好就去砸了你的店,和你的那个店员聊聊。”

  “嘟嘟。”电话挂了。

  有很多电话都说要来店里找店员谈谈,我怕她受伤。我就要店员先回家避避风头,等事情平息下来再来。

  回到家,电话还在响,晚上12点还有人电话。用“呼死你”这个软件,利用网络平台一直不停地打手机号码。几百号人还申请加我微信好友。第二天,美容店停止营业,还是有很多人打电话来说要砸店,我只能中午去看一小时店,怕店真的被人砸了。

  老公和孩子会陪我看店。聊天的时候,突然有人“哐哐”敲美容店玻璃,回头一看没发现人,出去找一圈,没有人。我当时害怕极了,怕他们伤到孩子。

  “他们有些误解,解释清楚就没事了。”我安慰老公,求着老公快带孩子走,我不知道这些打电话、发短信威胁的人能做出什么事来。

  店铺玻璃时不时响起“哐哐”声。

  不久,一个穿黑色衬衫,搭配牛仔裤,留着一头短毛寸的年轻人推开店门,问我,“网上抢共享单车视频里的黑衣女子是你吗?”他20多岁的样子,语气很硬。

  “不是,你误会了。网上的信息是错的。”我强忍着眼泪把事情跟他讲了一遍。

  “行呀,知道不是你我就走了。”他说完转身就走了,我却在店里哭了。

  1个小时之后,我关了美容店的门。

  视频下的留言。

  

  一些公号、媒体依据视频写了文章,大多题为《辽阳一女个体户强行霸占共享单车,撒泼耍赖阻拦女学生扫码骑车》。报道说,黑衣女子就是美容院店主,说我在撒泼,而员工在出主意。

  文章在辽阳市疯传,亲戚、朋友都知道了,我成了“背锅侠”。

  “你跟人争自行车了。”婆婆看着我。我把这事儿的真相和婆婆说了,此前我没有告诉父母,担心他们年龄大了,受不了折腾。

  我在朋友圈里说被冤枉了,很多老客户说这事很快就会过去,“忍一忍”。但骚扰、威胁电话没有停过,“污蔑”我文章的下面有留言说我素质低,是泼妇,没有人质疑文章的真实性,大多数在骂我。这让我精神很不好,晚上吃的什么饭我都记不得了,我不知道还能承受多久。

  店铺的位置再次被人肉到了,万一有个再莽撞的怎么办?我慌了。就向派出所的朋友求助,但他也很无奈:“哎! 这件事我们也没有办法,他们没有实施伤害你的行为,我们最多去你的店里看几眼。”

  视频下的留言。

  我试过去找黑衣女子和两位学生,想让她们现身澄清。但我不知道黑衣女子的住址,留下的电话也打不通,微信也加不上。没有办法,就又找到了辽阳二中。

  校长说他们做不了主,要我找教育局。我又跑到教育局,接待我们的人说要找领导,而领导的联系方式是隐私,不方便透露。

  之前就有媒体找过学校,门卫说领导外出了。之后他们找了教育局,对方也不给领导电话。

  他们在推诿,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这几天,我坐立不安,害怕有些人真的会像网络、电话中说的那样,对我或者我的店铺实施暴力。

  之前,我听说过网络暴力,像爱情公寓里婉瑜的扮演者赵霁,因此退出演艺圈,原本以为,网络暴力只是别人说几句闲话,离我很遥远,但当它降临到自己头上,我才发现,这种恐惧能够杀死一个人。

  这事在网络传得越来越广,很快就有很多正规媒体采访我,帮我澄清。有网友得知真相后说,“不明真相的网络暴力真恐怖。”

  我很感动,有支持我的网友了,而且越来越多。

  但威胁、骚扰电话依旧没有停止,网络暴力就是一把杀人于无形的刀子,这些蹭热度,不知实情就乱发信息的无良媒体更可恨,它们在继续坚持“造谣”。

  这几天,我请了律师,准备起诉这些自媒体。律师说,如果你的诉求是赔偿,那么就要准备3到6个月,如果不要赔偿,现在就跟他们协商,要求删除错误信息。

  现在,事件慢慢变淡,网友从谩骂到支持,我心情很复杂,酸甜苦辣咸都算尝试了。

  我不要钱,希望这件事情尽快平息。我真的害怕了。

  (文中李清芳为化名)

  

责任编辑:环球小编
声明:“环球资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站亦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存在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的内容,请联系我们,本网站将立即予以删除!

最火资讯

首页 | 新闻 | 业界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全国

环球资讯网 版权所有 欢迎批评指导!内容合作:投稿&约稿2781198

Copyright © 2012 - 2018 wsi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01010602000227 - 京ICP备15033923号-4